狐言鸾语

若有来生

虐虐更健康,嗯,产个粮证明我爱过 www 一发完。


若有来生

(一)

明天和意外,无人知晓哪一个会先到来。一如那一纸诊断书打破了里卡多平静安逸的生活,他该庆幸他终于要去见他最爱的上帝了。终于要走到生命的尽头,过往种种一一闪现,或喜或悲,竟然没有想象中的不舍。人终归是要离开的,这一生算得上坦荡,便也足够。只是有些遗憾,原来到了最后最让人放不下的是“遗憾”,是那些不圆满。如果当年他没有离开米兰,如果当年他不执着于世界杯,如果当年他能早点接受治疗,如果……他是不是可以不用那么早地离开他心爱的球场,可惜没有如果。

这些天他独自走过了很多充满回忆的地方,见了许多曾并肩作战的老朋友,他没有告诉任何人他的病情,他希望自己留给他们的最后回忆是快乐的。终于回到了这里,这是当年他们葡语帮最常来的烤肉店,二十年了,时光流转,物是人非,似如昨日更似前生。那段过往,他已经甚少忆起,可是它是那么真实的存在过,真实到不敢去触碰。大概是到了最后,被他亲手尘封的过往,还是冲开了枷锁,让他不得不去正视那段缺憾。这些天,辗转反侧,午夜梦回,逃不开那个人。只有上帝知道,他多想冲到他面前,紧紧地拥抱他,最后的时光,他多想能和他一起度过,可他早已经失去了陪伴他的资格,被他亲手毁掉的一切没有机会再重来。他只能来见他最后一面,把他的样子牢牢地锁进脑海,用余下不多的时光去缅怀。

难得的局促不安,多少年都没有的情绪了,仿佛找到了少年时代见心爱姑娘时的感觉,可是时光催人老,他无法忽视眼角越来越深的褶皱,他早就不是当年的天之骄子,英雄末路,美人迟暮最是令人惋惜。

终于克里斯姗姗来迟,时光似乎没在他脸上留下太多的痕迹,反而他越发成熟坚毅。相对而坐,礼貌客气地寒暄,那么多汹涌澎湃的热烈心情,却不知如何开口,他们之间也有了相对无言的静默时刻,曾彻夜长谈的过往似是大梦一场。时间终是在他们之间挖通了一条无法逾越的鸿沟,十多年没有彼此参与的人生,除了缅怀在一起的四年,还能说些什么呢?时间最是无情,曾在一起肆意挥洒汗水的青春岁月,一去不返。没有谁能永远陪着谁,没有谁都还是能活下去,他一直都知道,只是还是很难过,那些亲密无间的岁月,仿佛在嘲笑他的懦弱无能,他弄丢了他的罗小小,自此,他的人生再没有那样一个人会用着那样深情的目光凝视着他,看着他像是看着他的整个世界,那样的目光他怎么可能看不到呢,他只是不想回应,也不能回应罢了。生活不止有爱情,天涯两端,各生欢喜,便是他们唯一的结局。人生从不圆满,这份爱要付出的代价他无力承担……

一顿饭在尴尬中结束,里卡多很唾弃自己的嘴拙,他找不到理由让他留下来再多陪陪他,他只能看着他走向他的妻子儿女,然后为他向上帝祈祷,愿上帝保佑他余生平安喜乐顺遂无忧。这次他终于彻底地退出他的人生,再没有转圜余地。这么多年,他一直压抑着的心情喷涌而出,翻搅着他脆弱的神经,他第一次幻想,如果当年勇敢一点,他们在一起会是怎样的甜蜜景象,如果有来生……

(二)

23点59分,克里斯做了个不愿醒的梦,梦见了他很久不曾想起的人,那是他最爱的绿茵草地,阳光正好,他见到了他的天使,他有着最美的脸庞最孤傲的气质,他的一举一动无不牵动着他的心弦,他看着他一步步向他走来,他听到自己无法控制的心跳声,随着他们的距离逐渐缩小,跳动地越发欢快,他只能傻傻地站在原地,他无法把目光从他身上移开分毫,总有一个人是生命的劫数,第一眼便知晓,此生挣脱不开,无力抵抗。终于,他的天使站在他的面前,他的笑容那么明媚灿烂,似能融化冰雪,他的声音那么温柔动听,似饱含着无限的深情,他说,你愿意和我在一起吗。克里斯突然就红了眼眶,为了这一句话,他似乎等了几百年,他以为这辈子都等不到了,等不到就等不到吧,他拥有的够多了,不就是一份求而不得的爱嘛,到这一刻他才发觉,纵有千万般荣誉加身,都不及这一句话带给他喜悦的万分之一。他把他的天使拥在怀里,终于不再有缺憾,一颗心终于圆满……

(三)

第二天大街小巷在传播着这样一则新闻,“xx月xx日巴西足球明星里卡多·伊泽克森·多斯·桑托斯·雷特于23:59分不幸离世……”

克里斯拿着手机的手不受控制地颤抖,终于咚地一声手机落地,他发誓这是最后一次为了那个人哭,他终于和他的上帝肩并肩去了,再也没人能让他哭了真好真好。